返回

纨绔玉帝 第105节 引诱出手

唐朝被带到军区之后,被关押了起来,带他回来的那个军官不见了踪影,却跑出来一个挂着大校军衔的中年男子。手里拿着文件夹,狠狠的拍在桌子上,然后对唐朝喝到:“把你的事情赶紧交代清楚。”

“你知道我什么级别?你有权利来审问我?”唐朝轻轻的抬了下眼皮,扫了他一眼静静的说道。

“小子,知道这里是哪么?这里是军检处,不管你在外面什么级别,到这里都要给我老老实实的。说吧,你怎么混进军区的?贿赂了谁?是不是你爸给你安排的?”中年男子冷笑了一声,坐在唐朝对面说道。

“白痴。”唐朝扔出来两个字,就闭目静静的靠在椅子上。

“你……”中年男子气的站起来,指着唐朝说不出话来。

审问室的门被打开,一个身穿军装的年轻人探头进来,看见中年男人朝着他挥了挥手,“等我回来再收拾你。”便随着年轻男人一起出去了。

“上面什么意思?”中年男人问道。

“然哥,上面是让你引这小子反抗,然后就地击毙,这事越快越好,不能拖太久。”年轻男人说完就转身走了。

回到审问室的男人,看着唐朝冷笑道:“我叫张然,是这次事件的审查官,据我们调查,你和你爸唐建国串通一气,贿赂了军区政委然后把你调进来的。现在你又在外面公然经商,打算借助军区的名义帮他们敛财,我不得不说,你们的胆子实在太大了。”他抽了一支烟,给自己点上,然后继续说道:“唐将军呢,我还算比较熟,也很看好他,只是你这个做儿子的太不争气了,我给你指条明路吧,今天这事你自己扛下来,起码能保住你爸。”

“既然你们都调查清楚了,还来问什么,有证据你可以直接起诉我。”唐朝显然对他的提议不感兴趣。

“对了,这个是你妹妹吧?”张然拿出一张照片,上面正是唐衣的生活照,笑的很开心,“我们怀疑她是你们交易的中间人,准备把她带回来审问,你也知道我们这些大头兵呀,平时难得看见个女人,要是粗手粗脚的碰坏了哪里还好,要是一没忍住再发生点啥,唉,多好的姑娘。”

“你在找死你知道么?”唐朝双眼微瞪,冷冷的看着他。

“别激动,我就是打个比方。”张然捏着照片,满脸**的摸着,嘴里还念念叨叨:“真是太嫩了,这样的丫头,真是好期待。”

“哼。”唐朝一声冷哼,一阵无形音波,直接朝着张然冲击而去。“啊……”张然惨叫了一声,双耳里流出了一丝丝的鲜血。

“我的耳朵,来人,快来人。”他不住的喊道,可惜这里的军方审问室,隔音的效果太好了,门外的守卫都听不见。

唐朝静静的看着躺在地上不住哀嚎的张然,抬头冷冷的瞟了一眼对面墙角的监控,抱着胳膊继续靠在椅背上。

看着监控的士兵突然把杯子放下,身后的领导说道:“报告审问室出问题了。”没想到低头倒水的时间,竟然出了意外。

“动手了么?一中队集合,全副武装,包围审问室,准备开启审问室的机枪暗阁。”领导嘴角微翘,终于等到了。

“住手,严处长,为什么要开启格杀程序?”监控室的大门被推开,一名老兵走了进来,质问着发出命令的领导。

“宋副处,你怎么来了?好像我做事不用你来教吧?”

“我怎么来了?是不是我现在应该出现在飞往江南的飞机上?我想你应该也不用我教,格杀程序必须是重大罪名的嫌疑犯,危及到军区并且不可控的情况下才能开启。”宋副处长说道。

“姓唐的小子,武力值很高,普通的枪械根本控制不住他,难道你打算让这些士兵都去送死么?”严处长大喊道。

“你要控制谁?我只看到监控里他在那里坐着,怎么就失控了?拿出证据来,不然今天这程序我不同意开。”

“你……给他播放监控。”严处长气着说道,副处虽然没有正处长权力大,但是在没有出示证据之前,也一样拥有否决权,所以他事先安排副处长去了江南,没想到他又跑回来了。

先前监视的士兵把张然受伤的监控调了出来,在大屏上播放起来,张然低着头不知道说些什么,然后突然就整个飞起,摔在了地上,抱着耳朵开始打滚。至于唐朝从头到尾都没有碰过他,只是把抱着手靠在那里。严处长脸色一红,监控室的不少人都看着他,腹诽道:真是个废物,让你引诱他出手,竟然一点证据都没有留下。

“严处长,你打算就凭着这个监控就要开启格杀程序?什么时候我们军检处也开始玩碰瓷这一套了?你能不能让你的手下装的更像一点?”

“这是狮吼功,你们又不是不知道那小子会武功的,难道看不出来了?”严处长厉声说道。

“你怎么不说他会特异功能呢?要不要我现在帮你写份报告,说唐朝用意念杀死了上万人,今天全国死亡人数全部算给他好了。”

“你……我们走着瞧,我倒是要看看你们能不能护得住他。”严处长甩手走出监控室。

宋副处长也跟着离开,不过他却去了审问室。打开审问室厚厚的铁门,他走了进去,地上躺着的张然已经彻底晕过去了。他看了一眼唐朝,然后坐下说道:“我叫宋天赐,我大哥叫宋天启,我想你应该记得。”

“宋叔,你好。”

“现在事情不好办,网上负面消息太多了,很多人开始质疑我们军方的用人标准,根本屏蔽不了。唐将军被派去试用秘密武器去了,至今还联系不上。目前的情况对你很不利,很多证据表明,你在外面经商,而且拉上的军区,他们打算以滥用职权,以权谋私,行贿受贿,军区高层公开经商的一些罪名起诉你。这些还不要紧,最多也就是被免职,大不了进去几年而已。问题是现在他们打算灭口……”宋天赐的话刚说完,唐朝指着地上晕过去的张然说道:“比如说这个?”

“对,这家伙就是姓严的派来的,打算引你出手。”

“我来这里不能太久,就这几分钟,不然会被录音的,你放心吧,我们会尽量帮你洗脱罪名的,在这里什么都不要说。”宋天赐话音刚落,桌子上的一个红点亮了起来,他瞟了一眼继续说道:“你如果有什么要交待的,可以让人联系我,我们军方的政策还是很优待的,犯了错如果坦白从宽,我们还是会宽大处理的。”

唐朝明白,这是谈话被监控了,也就没说什么,闭着眼睛继续养神。宋天赐装着无奈的叹了口气,起身往外走去。突然耳边传来了一个声音:“宋叔,我的事,你们先别插手了,让他们尽管来吧,这是传音没人能听到。”他浑身一震,面带骇然的回头看了一眼放佛睡着的唐朝,笑着走了。

处长办公室里,严处长脸色难看的抽着烟,身边的秘书问道:“处长,现在怎么办?”正是开始去找张然的年轻人。

“怎么办?去吧那个没用的东西拖出来,送去医院,还能怎么办?没想到这个小兔崽子手段莫测,我猜就是格杀程序都未必杀的了他。先放着吧,王家那边让他们赶紧收集证据,明天一定要送他上军事法庭。”

“处长,好办法,扒了他这身皮,在关起来,他就是再有本事也没用,只是那个宋老头是个麻烦。”

“那个老不死的,天天和我作对,看来还要想个办法把他弄走。”严处长的话音刚落,桌上的内部电话就响了。

本章换源阅读
X