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花开荼蘼又一春 第二十章 夜谈

荼玉川叹了口气,“李姑娘,如果我不是已经知道些许内幕,我怎么会来找你呢?我只是看在春华阁的面上,才打算给你个机会的。我希望能用对春华阁最好的方式圆满的解决此事。”

“大人为何要维护我春华阁的颜面”?李初见惊讶了。

“我有一位故人便是春华阁的,况且春华阁向来在江湖上风闻很好,我并不希望因为一个孙解语就坏了春华阁在江湖上的名誉。身为武林大派的弟子,你应该知道对一个武林大派而言,名誉有多重要。春华阁今日的地位和声望,是好几代阁主呕心沥血才有的。你忍心因为你护短的举动,将整个春华阁拉下水吗?”

李初见低下头,神情有几分犹豫,她不知道荼玉川是真的知道什么还是来这里诈她的。

但是万一呢,万一他真的知道些什么,而如果因为她的不配合,而让春华阁名誉受损,她是决不允许的。

李初见紧紧攥着自己的双手,第一次感到选择的沉重,那种紧迫感使她感觉到自己的肩膀都快被压塌了。就像她今天的开口与否决定着春华阁的声望。

“大人,你既然是六扇门的捕头,想必也不是个简单的人物,我虽不曾听过你的威名,但是你既然能拿出六扇门最高级别的玉牌,想必大人在六扇门里也是举足轻重的存在吧。”既然决定了,她便不再推诿。

“李姑娘缪赞了。”荼玉川口中谦虚,但脸上的神色却淡淡的。

“其实这次我和师妹之所以会接给无名谷送东西的任务,是因为孙师妹说她从未见过无名谷的仙子,想满足一下她的好奇心,毕竟她年纪还小,当时我也没有怀疑。”

说到这里,李初见有几分沮丧,毕竟自己亲近的小师妹还有别样的心思,甚至会连累自己的师门,这本就不是一件高兴的事情。

“谁知在来无名谷的路上,她就一直表现的很不正常。今天我们到了这个茶肆之后,她的表现就更奇怪了。师妹说她的簪子落在了来的路上,让我帮她找一找,我便和她分别去了两个方向寻找。但是半路上我突然想起我似乎把荷包落在了茶肆,我这才提前折返。

谁知道我竟然看见师妹鬼鬼祟祟地靠近马车,那个时候徐夫人似乎是在马车前和茶肆老板娘谈话,那个时候,老板娘应该就是去送茶水的。也不知道徐夫人和老板娘说了什么话,但是二人耽搁了很久。”说道这里,李初见松了口气,毕竟,这件事压在心里对她而言也很沉重。

“那你记得当时沐清歌沐姑娘当时在哪吗?”荼玉川开口问道。

李初见认真的想了想,“沐清歌姑娘,她好像是下马车来吃点东西的,那时候就坐在茶肆里。”

“也就是说,那个时候马车里只有徐总镖头一个人。”荼玉川进一步问道。“可是,如果你只是发现她接近过马车,那也不应该认为孙姑娘和徐总镖头之死有关吧。”

“大人说的是,但是,徐总镖头中的是碧水天心,此毒是我春华阁的密药,是为了以防有些宵小之辈……若是万不得已,用来……”对着荼玉川,李初见有点不好意思,她吞吞吐吐的才把话说了一半。

“什么?”荼玉川的表情有几分惊讶,这也太狠了吧。

李初见表现的有几分难以启齿,她艰涩的点点头,“我春华阁的弟子,宁为玉碎不为瓦全。”

“这么说,在徐夫人说她夫君死了之后,你靠近过马车察看过了?”他没有发现她接近过马车,就看她怎么回答了。

李初见艰难的点点头,“是的,因为我怀疑此时与我师妹有关,在我被徐夫人的哭声吸引之后,正好看到大人你掀开了车帘,我这才将徐总镖头的死状收入眼中,进而判断出他中的是碧水天心。”

“那你知道你师妹为什么要杀徐总镖头吗?”

“大人,你相信徐总镖头是我师妹杀的吗?不,我,我都不太确定,也许,也许这其中有什么误会。也许是有人拿了师妹的毒,师妹是为了寻丢失的毒药,这才一个人在马车边逗留……”李初见急切的说道。她神情激动,显然无法接受是师妹杀了徐总镖头,虽然她知道这很有可能便是真相。

“李姑娘,你又何必如此自欺欺人呢?此药既然是你师门中人用于自保之用。那么既使是孙姑娘丢了药,她为何不告诉你这个师姐,她又何须瞒着你,毕竟她年纪还小,如果不是因为她的药涉及一些不可告人之事,她何须如此。”

李初见叹了一口气,“大人,你也没有证据,不是吗?而且我也不知道孙师妹为什么要这么做,杀人总要有理由吧!”

荼玉川倒是很淡定,“这个时辰也不早了,但是李姑娘还没有休息,刚刚凑巧我师徒来找你之时,你正打算出去,我是否可以猜测李姑娘是打算去见孙姑娘的。”

李初见神色一变,她没想到这个捕快居然这么敏锐。“大人明鉴,我就是打算趁大家休息的时候去孙师妹的房间一探究竟,无论这件事情是不是她做的?我觉得我这个做师姐的起码得弄清楚。”

“既然如此,那就有劳李姑娘去问问你师妹,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?”

李初见艰难的点点头,“既然大人有所指示,初见自然不敢不从,但是……”

“好了,既然李姑娘也说了只是有可能,现在还不能确定呢,也许就像你说的,其中另有隐情呢,我不可能因为李姑娘的一面之词便断定毒是孙姑娘下的,人是她杀的啊!”

李初见抱拳行礼,“如此多谢大人,那么这会儿……”

“那我们师徒就告辞了。”说着荼玉川便带着小徒弟离开了。

看着荼玉川离开的背影,李初见的眼神有点奇怪,他带个小孩子一起来她的房间是避嫌吗?

二楼陈镖头的房间。

“你疯了吗?这个时候来找我?”陈镖头震惊的看着自己房间门口出现的徐夫人。他赶紧将人拉了进来,左右观望,还好没有人,这才关好了门。

本章换源阅读
X