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快穿归来当影后 第405章:清居

杨柳依依,细雨绵绵。

六月的雨,洗刷了虞城夏日的些许燥意。

所以当白苏走下车,到了小秦河这上段的别墅区时,倒也没觉得多少炎热。

“还是撑着伞吧!”

看着外面小雨未停,跟着下车的左羽打了一把伞,递到她的手中。

白苏倒也没有拒绝,笑着接了过来,接着又放目望去。

不远处坐落着的是一座中式的双层住宅。白墙青瓦,外围就着绿植,或许是因为雨后的缘故,整座楼屋仿佛被加了特殊的滤镜一般,透着格外的生机。

“地方倒是不错!”

跟着下了车的秦昭,笑着说道。

“哈哈,那您可是说对了!毕竟这里属于小秦河沿岸,当初修建的时候可是特意留出来的。

属于有价无市的宝地,那么多年了,也少有人出售这里的住宅的!”

秦昭话音刚落,前方院落的大门便被打了开来,一个满是喜气的声音笑呵呵的接过了话。

白苏几人循声望去,看到的是个穿着中山装的中年男人。头发都用发油抹到了脑后,宽额方脸,满是精气神。

“你好,我是秦昭。想必你就是谭必恩了。”

“对,叫我老谭就好,秦经纪好!”

对方一边走过来,一边又笑着打了一声招呼。

“这是白苏小姐吧!哈哈,大江总已经和我提前打了招呼。说实话,刚开始还在猜到底是谁有这么大的魄力,竟然想要买小秦河边上的宅子。

没想到是咱们国民影后白苏小姐啊!哈哈哈……”

“你好!”

对方一脸笑容可掬的样子,虽然有着恭维的成分,不过白苏倒也没给人冷脸,同样笑着打了声招呼。

提到今天看房的事情,还得说一下前几天的事。

也不知道江春华哪里打听来的白苏要买房的事情,反正也就隔天的功夫,便帮忙联系了人以及看房的时间。

“说实话,原本这房子要谈下来还真的是让人头疼的事,不过对方听到买主是咱们白苏小姐后,竟然当场就松了口!

走,我们要不先进去吧?房主这一次也特意的赶了过来!”

秦昭瞧了一眼白苏,接着点了一下头。和谭必恩一起领着路向着宅子内走了进去。

这进去之后,才发现内有乾坤,宅子的落地面积还真的不小。前头便有一处不小的花园,沿着石子小路进去后,看到的是一座双层的中式小楼。

外表看着古香古色,但是屋内全是现代化的中式装修。布局摆放到处都透着原主人的心思和雅趣。

白苏大略的看了几眼,也轻轻的点了一下头。

“我们去后院,房主在后院等着我们!”

走在前头的谭必恩,再次伸手引了一下。

白苏的目光这才从房内的一副字画上收了回来。如果没猜错的话,那应该是房子主人自己的墨宝。

到得后院时,景致再次一变。没想到后院直接连接着小秦河,穿过回廊,便到了一座四角飞檐亭。

此刻大概是听到了动静,穿着中式长衫,坐在亭内的年轻男人转过头顿时站了起来。

不过此刻的白苏却是第一眼被他手中拿着的折扇吸引了目光。

对方的手顿时一顿,接着收了扇子竟然有趣地行了一个抱拳礼,报上了自己的名号。

“沈清仪!”

说完,竟又直接双手将手中的扇子奉到了白苏的面前。

白苏瞧了他一眼,倒也没有客气,直接拿了扇子看了起来,把玩了一会,才有一些小小的失望道:

“仿的。”

“对!”

沈清仪倒也没有意外,看到白苏一眼看破,原本有些清淡的目色中反倒多了一丝喜色。

“手法很专业,几乎可以以假乱真了!”

“您要是喜欢的话,可以……送……额……看两天!”

听到这到了一半又缩了回去的话,白苏顿时好笑地抬起了头。

先不说白苏和对方三两句话,就打上了照面。

站在一侧的秦昭听到对方的名字之后,却是当场微皱了眉,回想了起来。

总觉得这名字哪里听过,熟悉的很!

转头一瞧旁边若有所思的左羽,顿时确认了自己的感觉没有错。

“书法协会。”

左羽轻声道了一句。

秦昭紧接着也回想了过来,这沈清仪貌似做过白苏书法粉丝团的幕后团长。

这倒也确实不怪他,实在是这事情过去的有些久了。

还记得前年双十一的时候,参加电商盛宴,白苏的粉丝闹出了个笑话。因为临时换歌的缘故,粉丝们竟把人家节目组编导堵在了会场里!

这沈清仪不就是用国风骂得人家上了热搜的领头人之一嘛。只不过那次事情过后,这“狂热粉”就销声匿迹了。

大概率猜测一下的话,怕是被家里人训了话。只是没想到这次买房,竟然又见到了!

这还真的是巧了。

“唉?难不成大家认识?”

江春华介绍的谭必恩,眼色倒是快,一看秦昭的神情,顿时猜出了点什么。

心里倒是一乐,双方要是真的都认识的话,那他今天这事就简单了。

“这个就说来话长了,哈哈哈……”

其实这话一时之间有些不大好接。人家年轻的时候追过星,粉过白苏。但是如今隔了一两年了,现在的态度可不好说。

再者涉及到这样的房子,普通的人情也不管用啊!

看着秦昭笑了一下,打了个哈哈,谭必恩也不好揪着不放。

作为中间人到底还得牵个头,笑容可掬的为双方介绍了一下之后,几人找了位置便坐了下来。

白苏笑着将扇子还给了沈清仪,她也只不过是一时好奇罢了,并不是真的想要这扇子!

“咱们呀,还是坐下来好好的聊一聊我们今天的正事。

小秦河的房子,地段没得说他。只要呆在虞城的,它的价值那是毋庸置疑的,大家心里都有个数!

所以买卖这样的房子就不单单纯是普通的房产交易了。

能不能成都看双方的诚意!”

“这房子不卖!”

“……”

让所有人没想到的是,谭必恩话音刚落,坐在一侧的沈清仪顿时便开了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