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天煞奇缘 第24章 被禁锢的魂(上)

叶雪盯着远处游荡的鬼,试图再次尝试一下那股莫名的力量,但那些鬼对她避之唯恐不及,又怎会让她再次靠近。

“哼,什么鬼大王,怎不见那些鬼有多少敬意,反而个个避之唯恐不及!”叶雪拍了拍手,一边盯着那些消失的鬼抱怨,一边顺着阴风飘荡。

阴风将厚重的黑雾吹散,叶雪隐隐看见一条红色丝绸浮于其中,于远处的一座大山相连。

“啧,又来了,又来了!”叶雪踩在软软的丝绸上,却发现那丝绸好似一条路。她撇撇嘴,暗想:果然是在做梦!如此反反复复,真没意思!

在叶雪那不多的二十年人生里,这般梦境如同吃饭喝水,在没任何威协时,她只需好好探索这片天地,然后静等姐姐叶欣将她唤醒即可。

“嗬——嗬嗬——”

“谁?谁在那里?”叶雪没来由得打了个冷颤。

那声音很小,若有若无。似在叶雪耳边低喃,又似在红绸尽头呻吟。

“谁?若乖乖滚出来,本大王可既往不咎!”有煞气护身,叶雪一边轻声喝叱,一边小心地沿着红绸向前飘进。

在前进了一段距离后,叶雪方才察觉,那些在黑雾中游荡的鬼魂不知何时已全部消失。

“咦,由此可见,有大人物出场了!”

此时,除了黑雾红绸,整片天地只余叶雪一人。若是旁人,必然会心生恐惧。

但叶雪却反而兴奋极了,满脑子里想的是:来了,来了,前面所有的铺垫都是为了衬托大人物的神秘啊。

叶雪双手插腰,静立于红绸之上,等待那大人物的降临。

“嗬——嗬——”片刻后,那声音由远及近。

叶雪睁大眼睛,紧紧盯着红绸尽头。阵阵阴风令红绸时起时伏,在厚重黑雾的衬托下,越发诡异。

许久,叶雪眨眨眼,看看红绸尽头,什么也没有。叶雪用手揉揉眼,仔仔细细看向红绸尽头,仍然什么也没有。

鲜艳的红绸在黑雾中飘荡,似在嘲笑叶雪的自以为是,又似在故意捉弄叶雪的异想天开。

“哼!”叶雪很生气,“你既然不敢过来,那我就去找你!”

柔软的红绸在叶雪的脚下幻成一条笔直的血路,似乎在邀请叶雪前往,又似乎在恐吓她!

“哈,真乖!”红绸的变化取悦了叶雪,在叶雪眼中,这是那神秘者向她低头服软的表现。

叶雪踏着红绸,以最快的速度向另一个尽头奔去。那团萦绕在叶雪四周的煞气因为她的奔跑而更加活跃,似在兴奋,又似在期待。

红绸看起来没有尽头,但叶雪真跑起来却似乎很短。不过片刻功夫,叶雪便来到红绸缠绕的黑山下。

“果然又是梦!”叶雪抬头看向那红绸缠绕的山,在眨眼间变成一块数人高的巨石时,已无力吐槽这梦境的神操作了。

“唉,不知道姐姐什么时候,才能将我唤醒!”叶雪俯身轻轻地摸了下红绸,一双血红的眼忽然透过红绸与她对上。

“呃!”叶雪后退几步,双手抚胸,“吓死我了!这破梦!”

在叶雪这一惊一退间,那缠绕着巨石的红绸凝聚成一名红衣女子。除了一双血色的眼,那女子的其余部位都被红绸遮掩。

“你是谁?为何总是出现在我梦中?”红绸凝聚成红衣女子,是在叶雪意料之中的。毕竟,这女子是叶雪梦中的常客,她不出现才是怪事!

“嗬——嗬——”红衣女子发出一个奇特的声音,她那双血红的眼睛紧紧盯着叶雪,似乎担心叶雪逃跑。

这凝视,让叶雪毛骨悚然。这一刻,叶雪觉得自己成了红衣女子的食物,甚至,成了红衣女子身体的一部分。

“切!谁怕谁啊!”叶雪倔强的昂着头,狠狠地瞪了红衣女子一眼。

“嗬——嗬——”红衣女子以奇特的声音回应着。

“你,能听见我说话?”叶雪很惊讶,在曾经的梦里,红衣女子虽出现过,却从未跟她交流过。在叶雪心中,所谓的红衣女子,不过是她梦中臆想的人物罢了。

“嗬——嗬——”红衣女子回应道。

“你真的,能跟我交流?”叶雪有些兴奋,但更多的却是恐惧。“这里,是我的梦境吗?”

“嗬——嗬——”红衣女子摇摇头。

“这,怎么可能?怎么可能不是梦?”叶雪惊恐地后退,与红衣女子拉开距离。

“嗬——嗬——”红衣女子有些不悦,两条红绸忽然飞向叶雪,一放一收,便将叶雪拽到跟前。

“你,你想做什么?我,我一点也不好吃!”叶雪慌张地搜寻纳物袋,试图用果子打消红衣女子吞噬她的念头。

“我的纳物袋呢?”叶雪搜遍全身,方才发现,除了穿的衣服,全身上下没有佩带任何东西。

“木牌,姐姐炼制的木牌也没了!”此时,叶雪终于确定,她现在可能真的不在梦境中。

在曾经无数的梦里,因为木牌的存在,无论叶雪困在怎样的梦里,叶欣总能将她唤醒!

对叶雪而言,那木牌就是她的护身符,即使是入梦,也不会将它遗忘。

没有木牌,意味着叶雪与姐姐叶欣失去联系,也意味着她身陷险境除了自救,别无他路!

最最最重要的是,叶雪不可能不带木牌!除非,她的木牌已经不存在了。

“你,究竟是谁?为何总是纠缠不休?”在想通一切后,叶雪反而镇定下来!

最糟糕的状况不过是一死,但叶雪相信,红衣女子费尽心机将她引来,绝不会是为了杀死她!

“嗬——嗬——”红衣女子张张嘴,似乎想告诉叶雪什么,但无论她怎么开口,发出的都是一串“嗬嗬”声。

“你,被下了禁术!”叶雪忽然想起叶欣曾跟她讲述的一些术法。

红衣女子点了点头,随后又摇头。

“呃!”叶雪有些为难,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“嗬——嗬——”红衣女子一只手指着自己,另一只手指向叶雪,然后双手合一。

“你,我,一起?”叶雪将自己领悟的意思说出来,“是这个意思吗?”

“嗬——嗬——”红衣女子点了点头,又摇了摇头。

“唉,你究竟为什么要将我引到这里来?”叶雪很无奈,想正确理解红衣女子所表达的意思,真的好难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