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明之烛 第一章 神秘乡村

也不知道沉睡的了多久,叶游感觉自己像是在一个大海的深处,周围是漆黑一片,静,死一般的寂静。

在欲睡欲醒的朦胧间,叶游依稀看到了那两个落水的儿童,看到了女友英歌拼命的哭喊,看到自己被水流冲走的瞬间……

叶游开始骚动,开始不安了起来,在朦朦胧胧中,一股神秘的力量在硬拽着自己,把自己慢慢的往上拉,越往上,越亮,就在慢慢接近海面的时候,叶游感受到了太阳的温度,就这样,叶游被拉出了水面。

就在浮出水面的哪一刻,叶游就像在水中窒息了许久突获重生一样,猛的坐了起来,张大着嘴巴,大口的喘着粗气;

片刻之后,叶游才慢慢的看清了周围,只见自己躺在一个简陋的木床上,边上是一个用木棍撑起来的纸糊的窗户,窗格上布满了灰尘,一只小蜘蛛在上面爬来爬去,阳光透过窗户洒了进来,灰尘便在光线的照耀下张牙舞爪的飘扬着。

“我靠,现在还有这么旧的窗户?”叶游情不自禁的吆喝了起来。

他掀起身上的被子,准备起床下去看看,却猛的发现自己居然赤身裸体,吓得他赶紧又窜回了被窝里。

叶游又仔细的看了一下周围,这是一个很旧的房屋,地上没有铺任何地板类的东西,直接裸露着土地,周围的墙上也没看到任何的装饰,大三角的房梁悬挂在空中,支撑着整个房屋的结构,土坯的墙上挂满了各种农作物,像极了古代的哪种房屋。

叶游的头依稀还有些疼,紧锁着眉头,低头思量了半天,喃喃自语道:

“我这是到哪儿来了,现在全国还有这么穷的地儿?”

叶游昨天在回家路上发现了两名落水的儿童,因救人心急,直接跳下了冰冷的河水去救人,孩子是得救了,但是叶游却因为体力不支,水流又大,便被水冲走了,然后就一直晕睡到现在……

正在叶游努力回忆的时候,小木门突然被推开了,叶游吓的赶紧裹紧了被子。

是个女人……

“你醒啦!”女人边说话边放下身上的箩筐,箩筐里装满了绿色的说不出名的植物。

女人说话声音极甜,令人一听之下,有种说不出的舒适,叶游不觉得向前探了探身子,仔细的打量着这个女人;只见这个女人约莫十六七岁的样子,身穿藏青色的土布衣服,头裹白巾,大大的麻花辫摆在胸前,双眉弯弯,小小的鼻子微微上翘,脸如白玉,颜若朝华,微微一笑,脸颊微现梨涡,满脸都是温柔,满身尽是秀气。

“你是…穿青人?”叶游瞪大眼睛,小心翼翼的问道。熟悉历史的他知道,在中国的五十六个民族中,有一个特殊的种族,叫穿青人,相传是明朝后裔,穿着打扮跟明朝无疑,被称为穿青人,而巧的是,叶游最喜欢的朝代就是明朝,一直幻想着穿越回去拯救大明。

“穿青人?”女人愣了一下,眼睛直愣愣的看着叶游,乌黑的大眼睛写满了疑惑。

“穿青人是谁?”

叶游一听,知道女人不是穿青人,便不好意思的说道:

“我…我只是随口一问,如果不是就算了。”

“奥,我还以为穿青人是个人名呢。”女人微微一笑,又埋头干起了活来。

“饿…敢问姑娘,这里是哪里人?”

“这里啊,这里是北海县啊。”女人没有抬头,边干着手中的活边说道,她熟悉的把萝中的绿色植物拨开了皮,露出了黄色的芯来,叶游才看清那是玉米。

“啊,我被冲到北海来啦?”叶游不觉得叫了起来。

“可不嘛?我在河边发现你的时候呀,你都不知道在水里泡了多久了呢?我费了好大劲才把你从河里拖了出来,然后找同村的小伙把你背回来的。”

女人站起身来,从旁边的柜子里翻出了几件衣服,然后整理了一下,扔给了叶游。

“这是我哥的衣服,你先拿去穿吧,你的那些衣服也不知道怎地,一洗就破,已经不能穿了。”

叶游一手裹着被子,一手过去拿扔过来的衣服,扒拉了一阵没有扒拉到内裤,心想或许那么隐私的东西,别人不会借给自己穿吧,于是又扒拉了一件类似于秋裤的小短裤,然后看了一下女人,那女人见叶游看自己,心里也明白了几分,便拿起其他几件衣服走出去了。

叶游见女人出去,便迅速的拿起衣服穿了起来,不一会儿,便穿戴整齐,不过叶游总感觉有些不对劲,便自已打量了起来。

这是典型的上衣下裳的打扮,上身是青布直身的宽大长衣,一直罩到膝盖,而下身裤子也十分的宽松,中间用一根粗布一系,就当是腰带了,叶游怎么看怎么像古代农夫的打扮,便有些不自然了起来。

叶游一边不自然的打量着自己的穿着一边走出了屋门,想去找女子聊聊,刚一出门,叶游便被眼前的景色震撼住了。

小屋是建在一个小山坡上,站在小屋门口,便可看到大片的麦田,绿油油的一片,勤劳的人们在碧绿的田野间穿行,耕作的黄牛在蔚蓝的天空下劳作,天高云淡,像极了一幅水墨画。

在山坡的脚下,是一个巨大的池塘,池塘绿的像个无暇的翡翠,池塘里有许多的鸭子,游戏水中。

叶游回头望了望,只见山坡上很多村民的民宅依坡而建,它们大都是用土坯建成,屋顶上覆着稻草,民宅的前面居然是用青石组成的台阶,台阶两旁长满了苔藓或蕨类植物,偶尔几声狗吠鸡鸣,宁静而不寂静。

“北海还有这么美的村庄?”叶游情不自禁的说道。

女子放下了手中正在浣洗的衣服,把手在围裙上擦了两下,走过来向叶游问道:

“难道你们哪里的村庄不是这样子的嘛?”

叶游微笑着摇了摇头,叹了口气,说道:

“我老家的村子啊,早就拆迁了,现在全村人都上楼了,哎…”

说完,叶游倒背起了手,又仔细打量起了眼前的村庄,就像一个从未见过世面的小孩一样,不想放过眼前的任命一个角落。

“拆迁?拆迁是什么?”女子眉头一锁,不太理解的问道。

叶游一愣,继而笑了起来,说道:

“我还不知道您叫什么名字呢?”

“我叫初夏。”女子爽朗的回答道。

“初夏?好美的名字啊。”

“奥,是吗?怎么美了?”初夏歪着脑袋,眨着大眼睛看着叶游,清澈的眼睛就像一泓清泉一样盈盈流动。

叶游很喜欢这双眼睛,于是就想表现一下自己。

“岁月之所以美好,在于它的必然流逝,比如春花、秋月、夏日、冬雪。”

“可这又跟我的名字有什么关系呢?”

“初夏的美,是羞涩的,它不像春那么含羞,夏那么袒露,秋那么成熟,冬那么内向,所以,我喜欢初夏。”

“奥,原来是这样,这么说,你喜欢羞涩的喽。”初夏满意的回过头去,继续浣洗她的衣服,对眼前这个男人,心中添了几分好感。

小姑娘朴实无华的风格让叶游有种说不出的舒适,他小心的靠近初夏面前,静静的看着眼前这个美人,天然修饰的脸蛋上,充满了秀气。

初夏见叶游盯着自己看,倒也不躲避,边洗边问道:

“你以前是和尚吗?”

叶游一愣,没想到初夏会问自己这样的问题,于是说道:

“怎么,我看起来像和尚?”

“嗯,除了和尚,谁会剪掉自己的头发呢?”

叶游不觉得摸了摸自己的小板寸,刚想解释,只见一位老农背着一身的农具,身后牵着一头牛回到了家里。

“爹,你回来啦。”初夏见状,赶紧起身上去接老农身上的农具,叶游也起身过去帮忙。

“袄,你醒啦。”老农把农具交给初夏,把牛栓在一个石柱上,然后坐在一个石凳上。

“恩,是啊,谢谢你们救了我。”叶游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。

老农从随身的口袋里掏出一杆旱烟,在烟锅里装完烟后,掏出一个火石打了起来,两个火石崩出的火花点燃了烟锅里的烟,老农悠闲的抽了起来,吐出的烟圈就像历史的迷雾一样,扑向了已经目瞪口呆的叶游面前,叶游张大了嘴巴,看着眼前的这一切。

“这都啥年代了,居然还用火石?”

本章换源阅读
X